赤水河:资本斗兽场,谁是蛟龙谁是泥鳅?

酱酒
2020-06-07 01:07   转载   马斐九频道
资本角力赤水河两岸,谁会更强?



文|唐 晖

雨季的赤水河,一如往年,一河翻滚的河水,像黄河,但没有黄河的磅礴,略显娇羞!

“茅台热”催生的“酱酒热”,引得各路资本插足赤水河,犹如蛟龙翻滚,浑浊了一条原本清澈的河流。

资本的手,很长

无奈而又睿智的习酒人,主动叫停IPO计划的习酒,将重心加码到产能建设和市场布局上。

作为有茅台品牌背书的习酒宣布终止上市后,郎酒、国台、金沙跃跃欲试。

5月22日,中国证监会网站发布了国台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国台本次发行不超过4282.1万股,募集资金除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外,主要将投入到年产6500吨酱香型白酒的技改扩建项目当中。

一河两岸,钟声渐起。

6月5日晚,证监会网站预先披露了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郎酒股份”)招股说明书,公司选择的上市地为深交所中小板。招股书显示,公司本次A股IPO拟发行不超过7000万股股份。本次募投项目的实施,将使得公司酱香型基酒产能增加22700吨,浓香型、兼香型基酒产能增加33420吨。

注意,郎酒上市募集的资金,是浓酱并举!借来的鸡蛋,不会装在一个篮子里!

这几天,细心的媒体又从一则发自上交所的问询件中,嗅出了茅台镇的味道。

上海某酒股份有限公司称,公司于2020年6月4日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下发的《关于对上海某酒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

根据有关媒体的报道,该公司关联方某酒集团有限公司自我定位是一家实力雄厚的创新型白酒产业集团,将并购数家遵义白酒产业,并购总产能将达五万吨,公司也将战略转型至白酒销售业务。

这家公司,是不是也在赤水河河滩上捡拾鹅卵石,为上市在铺路?

自此,赤水河流域的资本大战,习酒被“家父”劝退,回乡务农。剩下国台、郎酒、金沙、上海某酒,浮在河面上,上市雄心不减,暗自发力!

对于资本市场,我的认知水平至少和我儿子一样的文化程度,小学二年级。所以,写出来的文字,难免漏洞百出甚至贻笑大方。如果会涉及到法律层面,请及时告知我删除。如果没有伤及法理,请多包容!

但是,我是站在赤水河边,以酱酒后生的视觉仰望资本的浩瀚星空,至少,心是本真的。

白酒企业登陆A股巡洋舰的目的是什么?上市的基础又是什么?资本追逐的是什么?投资者看重的又应该是什么?

说白了,白酒企业脱得光溜溜挤进股海,应该具备哪些底气?

特别是,稀有、稀缺而又耗时耗资的酱香型白酒!

数字背后的资本

先来看看几家的数据。从郎酒自身公开的数据显示:2017至2019年,郎酒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51.16亿元、74.79亿元、83.48亿元,后两年增速分别为46%和12%;净利润分别为3.02亿元、7.26亿元、24.44亿元,后两年增速达140% 和237%。

而国台酒业给出的数据是:2017年至2019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73亿元、11.76亿元和18.88亿元,后两年增长率分别为105%和61%;净利润分别为7100万元、2.47亿元和3.74亿元,后两年增长率也达到了248%和51%。

值得注意的是,两家公司拟上市募集的资金的理由均以扩充产能为主。

我们再来看看郎酒和国台酒业自身公布的基酒产能和储量。

郎酒的招股书显示:目前酱香型基酒产能1.8万吨,如募投项目成功预计新增产能2.27万吨,加上在建的吴家沟等项目,酱香基酒产能将超过5万吨。我从郎酒官网查询得到的数据是,该公司对外公布的酱酒储存量已达13万吨,郎酒庄园全部建成后,郎酒酱酒储量将突破30万吨。

而国台官网显示,该公司拥有国台酒业、国台酒庄、国台怀酒三个生产基地,年产正宗大曲酱香型白酒近万吨级,储存年份酱香老酒近4万吨。

从茅台酒股份公司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度,茅台酒产量49922.71吨(不含酱香系列酒)。

从三家公司公布的数据对比,茅台酒的实际产能和产量不到五万吨,郎酒当前的实际产能不到二万吨,国台酒业产量近万吨。

资本要“竞合”,信吗?

回到之前的问题,对于酱香型白酒上市和拟上市企业,资本和投资者最应该关注和看重的是什么?除了公司的盈利能力,更应看重的是上市主体企业在行业的资源稀缺性、可持续发展能力和主营产品的真实储量。

从已经上市的茅台酒和拟上市的郎酒、国台,三家公司均植根于赤水河谷酱酒产业带,茅台是1951年在三家私人作坊的基础上建立,将近70年;郎酒宣称始于1975年,国台进入茅台镇,今年整整20年。

从这些数据逻辑看,郎酒和国台上市,基本具备了行业的几个特殊条件。底蕴深、根子厚、规模大、产能足、储量丰,盈利能力持续走高且态势健康。

我们再来偷窥或者猜想,赤水河谷,酱香产区,还有哪些企业在上市的大门外探头探脑?又有哪些企业下一个五年或者十年,是最有上市可能性的种子?

很明显的是,企业位于毕节市金沙县的金沙回沙酒,这些年的所为所思所盼,应该是对上交所或者深交所觊觎已久。

而资本根子位于上海陆家嘴的“某酒集团”,据说这几年在茅台镇的动静闹得有点大,在一定的市场上,鲜见其更强势的产品。

但是,企业如果决定上市,是必须把衣服脱光呈现给投资者的。

在茅台镇有限的地域环境和空间资源争夺中,是需要实打实的加码投资。说白了,任何一支军队,都要拥有自己的阵地,要有真刀真枪和火药大炮。要真打起仗来,四处“私募”军火、拉壮丁充军,是要吃败仗的。

所以,如果要在赤水河边登陆资本的巡洋舰,“整合”这个词,基本上是个伪命题!

在茅台镇寸土寸金的核心产区,你的就是你的,我的就是我的,他的终究还是他的!

所谓的“借壳上市”,借得来的是壳,借不来的是芯!所以,真心实意想在赤水河借茅台镇登陆资本市场,就得一心一意谋发展,撸起袖子加油干,来不得半点虚假,容不得半点马虎。不然,公告之日,就是打脸之时!

“蜻蜓点水”跃过茅台镇试图借势整合上市,土地、不动产、消防、环保、财务等等历史和现实的问题,是跨不过的坎、绕不过的弯、挥不去的痛。

企业的实体资产、核心竞争力、资源真实掌控、基酒的真实产能和产量、基酒的足够储量、市场和渠道的建设、品牌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企业治理能力、当前盈利能力、未来盈利预期、专业人才的储备以及诚实守信的经营理念,是检视一个企业,特别是照射蛟龙翻滚、资本逐鹿的赤水河畔酱香型酒类企业真实能力一面多棱镜。

缺其一,多棱镜都可能成为照妖镜!

从以上十二点审视,郎酒和国台之后,下一个五年或者十年,茅台镇最具上市可能性的企业,当属来自湖北的劲牌茅台镇酒业。当然,还得看劲酒人有没有这个意思!

群雄逐鹿的赤水河两岸,场面看上去一片生机勃勃且对未来充满无限遐想。但冷静的回顾刚刚经历的行业低迷期,要不要担心行业会不会存在越积越大的资本泡沫?

资本,谁会更强?

茅台集团高速稳健的发展,郎酒、国台上市进程的加快,除了自身具备优势条件,有没有更多地方层面有力政策的支持和支撑?

6月4日,遵义市委书记魏树旺率队同茅台集团座谈时用一组数字“1234”高度评价茅台:“1”是一个茅台的不可替代性愈发明显;“2”是传统和现代两两相融的完美结合,是现代化管理的传统工艺;“3”是神圣的革命血脉、神秘的酿造环境、神奇的养生功效,三种特性让人敬畏;“4”是产地正宗、原料正宗、工艺正宗、品质正宗,已经成为茅台行稳致远的四大基石。

魏树旺指出,市委、市政府各级各部门要立足自身优势,做好配套服务,把茅台酒厂以外的事办好,举全市之力支持茅台高质量发展、大踏步前进。

香江黄浦江,谁能鸣锣敲钟?谁将半道而归?谁会掩面而泣?敲的又是什么钟?

庚子仲夏,酱酒后生,手握木掀,煮酒制曲,言之切切,与君共勉。

期待他日归来回首,家家户户挂红灯,老爷高堂饮美酒!

(作者唐晖:贵州省仁怀市青年商会会长、茅台镇本味坊酒业董事长)

广告

声明:1.酒业家所转载文章系传播信息之需要,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酒业家平台的立场,酒业家亦不表示赞同。 2.酒业家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酒业家的原创文章,转载时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酒业家”,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酒业家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jiuyejia360”关注“酒业家”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酒业家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