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能超10万吨,政策支持“前所未有”,川派酱香成川酒新增长极?

深度
酒业家团队  •  2020-01-16 05:04   原创 阅读量:1712
川派酱酒在市场层面还任重道远……



文丨酒业家主笔  彭伟


“酱酒很火,一年比一年更火。”

如果说以茅台镇为核心的赤水河东岸,是黔派酱酒的核心产区,那么,以二郎镇为核心的赤水河西岸,则是川派酱酒的核心产地,同样是赤水河酱酒核心产区。

在行业龙头、品类领袖贵州茅台的影响下,酱酒这个白酒中的贵族品类,在2010年前后得以快速发展,一跃成为第二大品类。同在白酒金三角区域内,同样横跨赤水河酱酒核心区,四川酱酒产区建设也在持续稳步推进。

那么,川派酱酒品牌群到底发展得怎样?泸州、宜宾两大四川境内的酱酒产区是何境况?四川上下将如何发展酱酒品类?带着一系列问题,酒业家记者于近两月内走访了四川主要的川南酱酒产区,对川派酱酒的主产区进行了梳理。

宜宾产区:年总产能4万吨左右,
以基酒生产、销售为主,成品酒寥寥

“酱酒很火,以至于只要能够生产酱酒的地方都在努力发展酱酒。除酱酒的核心产地贵州外,四川、山东、广西、湖南、重庆都在不余遗力地发展酱酒品类。”酱酒观察专家、卓鹏战略董事长田卓鹏表示。 

关于川派酱酒,核心的产区仍在泸州、宜宾这两大川酒的核心产区。近年来,由于酱酒在全国范围内迅猛发展,再加上高价格、高利润等特点,作为川酒核心产区,也是川派酱酒两大核心产区的宜宾产区,也加快了酱酒品类的发展。

据宜宾酒业协会秘书长叶小强介绍,宜宾产区目前的酱酒年总产量约4万吨左右。据了解,五粮液约2万吨左右,国美酒业约5000吨左右,金良造酒业约5000吨左右,高洲酒业约5000—6000吨左右,南溪天成酒业约2000吨左右,加上其他酒企零星的产能,宜宾产区酱酒的总产量在4万吨左右。

与此同时,酒业家记者还了解到,宜宾产区的酱香型白酒基酒价格约4—5万元/吨,质量较高、储存年份较长的能够达到5—6万元/吨。

“宜宾的酱酒主要以卖基酒为主,成品酒很少,在销售中占比很低。”叶小强表示。据介绍,目前宜宾产区酱酒的品牌酒主要集中在五粮液和高洲酒业这两大核心企业中,其中五粮液的永福酱、飞天15酱等产品已经运营了几年,是宜宾酱酒品牌酒的代表。而高洲酒业总经理田李礼刚告诉酒业家记者,高洲酒业的酱香品牌白毛酱已经在2019年获得了较大的发展,销售形势不错,未来还将进一步得到发展。

“未来一段时间内,宜宾酱酒还会以基酒的生产和销售为主,品牌酒需要培养,短时间内很那完成。”有资深宜宾酒业人士表示。

泸州产区:赤水河得天独厚,
官方支持酱酒发展,郎酒引领品牌繁荣

赤水河两岸作为我国酱酒的核心产区,诞生了茅台、郎酒两大酱香型国家名酒。而酱香型白酒作为近年来的热销品类,引起了泸州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在国家宣布取消限制白酒产业发展政策的当日,泸州市委、市政府便联合下发了《泸州市推进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若干政策》(泸委发【2020】1号),明确表示要支持泸州白酒做大做强。

近年来,泸州酱酒产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酒业家记者从泸州市酒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曹家春处了解到,当前泸州酱香型白酒的总产能约7万吨左右,其中郎酒约3万吨,潭酒约1万吨、川酒集团约1万吨(在建产能1万吨),美酒河酒业约5000吨,云峰酒业约5000吨,巷子深酒业约2000吨,总产能约7万吨左右。

品牌发展方面,郎酒是泸州酱酒的核心龙头企业,2019年营收在120—130亿之间,2020年核心大单品青花郎的销售目标要达到100亿;潭酒2019年1—10月实现销售近8亿元;古蔺金梅酒业2019年实现营收1.8亿元、税金3900万元。

据介绍,泸州产区目前外售酱香型白酒基酒的价格约4—5万元/吨,吨酒的价格为浓香型白酒的3倍以上。因此,发挥产区优势、发展酱香型白酒将是泸州白酒的一项核心重点工作。

据曹家春介绍,下一步,泸州方面打算在赤水河左岸再建一个年产能约6万吨左右的酱酒产区,“如果建成(这个基地),川、黔两省在赤水河两岸的酱酒产能就对等了,这是泸州白酒发展的一件大事。”

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也表示,从2020年开始,郎酒将用5年时间、再投150亿,实现几大目标:第一,郎酒酱香酒年产能过5万吨,储酒30万吨,确保青花郎好品质;第二,实现郎酒泸州兼香基地全部投产,达到年产10万吨;第三,实现郎酒庄园全部建成,成为国际一流庄园,白酒爱好者的圣地。同时带动新增年100万人次去二郎镇,带动古蔺的旅游业。

酒业家记者了解到,2018年泸州酒业营收占全国的15%,占四川省的34%,而酱香型白酒是泸州白酒的核心品类之一,2019年的销量已占整个泸州白酒总营收的约35%,并且处于持续上升趋势。

酒业家记者泸州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推进大会上了解到,泸州白酒已经完成了原产地优势、成链成群优势和“一核三带”布局,成为了泸州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最基本的前提。而这中间的“三带”中,就包括了要重点打造的“赤水河谷酱香型白酒产业带”,泸州方面要把赤水河打造中高档酱香白酒酿造、储藏、生态文旅融合的世界级酱香酒谷。

而泸州方面为鼓励酱酒产业发展下了血本。据了解,通过招商引资、新建和盘活闲置的酱香型容池1500口及以上的名优酒企,将享受“一企一策”特遇。通过招商引资、注对地在泸州的酒类生产企业,从注册当年起,往后连续三年按照销售收入的一定比例以奖励、贴息、配套等方式支持企业发展。

酒业家记者还了解到,泸州市内完成新建200口(含)一400口(含)酱香型客池的酒类企业,泸州方面按2000元/口给予补助;完成400口以上的,超过的部分按2500元/口给予补助,但单个企业窖池最高补助金额不超过300万元。“如此力度发展酱酒产业,前所未有。”

古蔺赤水河:构建“1+3+N”酱酒格局,
打造“中国酱香酒谷核心区”

四川优质酱酒大部分在赤水河谷地,而赤水河主要是在古蔺境内,泸州白酒发展酱酒这个优势品类,主要就是打造“赤水河谷酱香型白酒产业带”。因此,古蔺县委书记李万忠才会在泸州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推进大会上喊出了:“抓好酱酒是本职,不抓酱酒是失职,抓不好酱酒是不称职”的发展誓言。

酒业家记者了解到,在古蔺境内的赤水河流域是优质酱酒的核心产区。这片最适宜酿造酱香型白酒的核心区占地约5000亩,年可产优质酱酒6万吨,按目前酱酒的市价计算,年可创产值900亿元,税利可突破300亿元。“可以预见,它一旦被大资本相中,将是泸州酒业新的巨大增量。”曹家春表示。

2019年11月19日,川黔两省政府签署“1+8”个合作协议。协议明确,将共同打造以赤水河流域为核心的世界酱香型白酒产业集群,提升“中国白酒金三角”区域品牌影响力,携手共进描绘中国酱香白酒发展蓝图。而李万忠也提出,要积极抢抓自通业政策调整新机遇,加快建设二郎、茅溪、太平、永乐4个世界级优质酱酒产业基地,加快构建“以郎酒集团为引领,川酒集团、仙潭酒业、茅溪酱酒为支撑,其它中小洒企为补充”的“1+3+N”酱酒产业发展新格局,加快打造中国酱香酒谷核心区。

酒业家记者了解到,2019年古蔺全县酱酒产能达到了6.3万吨,预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32.6亿元、增长12.4%,入库税金20.9亿元、增长39.3%。2020年,古蔺县委、县政府将重点开展四项核心工作,全力推动酱酒产业发展和“赤水河谷酱香型白酒产业带”的打造。

1、做强古蔺酱酒产业品牌。举全县之力、施精准之策,保障郎酒生产建设,助推郎酒开拓市场,营造郎酒发展良好环境,筑牢郎酒发展坚强后盾,支持郎酒加速向200亿迈进。同时,积极抢抓贫困县IPO绿色通道政策机遇,全力助推郎酒股份上市发展,支持郎酒实施品牌新战略,进一步提升品牌价值和市场影响力,稳固鼓励中国白酒金三角核心腹地地位。

2、做大古蔺酱酒产业规模。据了解,古蔺方面将充分发挥优质酱酒黄金产区优势,坚持把窖池作为第一资源,引导酒企加大酿酒窖池建设投入,持续扩大优质酱酒产能,增强古蔺酱酒核心竞争力。

古蔺将助力川酒集团在蔺发展、满负荷投产,支持仙潭技改扩能、做强品牌,加快推动川酒酱酒、仙潭集团达到10亿级规模,金美酒业达到3亿级规模,巩固古蔺酱酒优势,提升古蔺酱酒实力。同时,古蔺还重点扶持美酒河等有品质、有条件的中小酒企,改进生产技术,提升产品质量,打造古蔺酱酒品牌梯队,全力抢占优质酱洒市场。

3、做实古蔺酱酒产业支撑。古蔺作为全国优质酱酒原产地和主产区,将依托赤水河流域酱酒优势产区资源,在产区布局、项目策划、宣传推介、要素配置、平台建设、环境打造等方面,协同联动、整体提升,推动企业融合、市场融入、资本融通,全力开发茅溪草帘溪、二郎隆滩以及太平唐家沟、煌家沟优质酱酒产区,加快建设特色鲜明、功能互补、竞争力强的世界级酱酒产业基地。力争3至5年,古蔺全县要新增优质酱酒产区面积1万亩、产能10万吨,加快把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把产业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打造古蔺酱酒产业新增长极。

4、做优古商酱酒产业效益。李万忠表示,古蔺将立足“生态田园、红色古商、郎酒源地”总体定位,深度挖掘生态、红色、酱酒资源,高品质、高标准打造郎酒庄园、中国郎特色小镇、永乐酱酒特色小镇,推动酒庄园、酒文化、酒旅游、酒康养融合发展。按照“订单引领、集中成片、规模发展、提质增效”思路,大力推广“龙头企业+基地十合作社+农户”合作模式,高标准打造15万亩优质酿酒原料供给基地。

如今,古蔺酱酒产业发展已初具规模,各酱酒生产企业正加足马力,全力发展生产、销售两大任务。酒业家记者在古蔺县永乐镇的川酒集团酱酒有限公司生产车间内看到,酿酒所产生的大量蒸汽从楼顶冒出,映衬出一幅热火朝天的生产景象。去年,川酒集团并购红军杯酒业,让原本已经停产的企业重新开始生产。今年,川酒集团酱酒公司满负荷运行,目前已具备年产能1万吨的能力。

酒业家记者了解到,目前四川酱酒的总产能约为11—12万吨之间,约占我国酱酒总产能的1/4左右,占白酒总产能的约1%,从泸州、宜宾这两大主产区来看,大部分酱酒企业仍已生产、销售基酒为主,成品酒除郎酒潭酒等少数企业外并不成功。酱酒市场固然很火,也有泸州市委、市政府、古蔺县委、县政府这样倾力发展酱酒产业的政府部门支持,但这两大产区靠生产、销售酱酒基酒的现实在短期内很难发生实质性的改变,川派酱酒在市场层面还任重道远。

宜宾酒业协会秘书长叶小强就在采访中向酒业家记者表示:“酱酒目前虽然很火,但全国白酒的60%—70%仍然是浓香的市场,酱酒的市场繁荣是有一定的水分在里面,因为市场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需求,现阶段发展酱酒需要谨慎行事。”


广告

声明:1.酒业家所转载文章系传播信息之需要,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酒业家平台的立场,酒业家亦不表示赞同。 2.酒业家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酒业家的原创文章,转载时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酒业家”,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酒业家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jiuyejia360”关注“酒业家”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酒业家 京ICP备14023586号